10博官网-首页

热门关键词: 10博官网
10博官网-首页 > 统计 > 亚投行美欧角力,经济日报

原标题:亚投行美欧角力,经济日报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20-01-04

英国率先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后,德法意等欧洲大国亦拟跟随,惟美国则再表态力阻,昨呼吁欧洲盟友三思。美国高调拦阻欧洲大国加入亚投行,因其有违美国国策。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达成协议,美总统奥巴马明言不能让中国订全球经贸规则,凸显美藉TPP对华经贸围堵。华势加快另起炉灶反制,令中美经贸暗战更激。

日本首相安倍访美获高度礼遇,因美国总统奥巴马正陷外交困局,需力捧日本作代理人,助美国稳住亚太影响力,遏中国崛起。中美日紧张关系近日仅表面降温,背后角力实正升温。

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分布

中国牵头成立亚投行,目的是要加强其亚太经贸话语权,此正触动美国敏感神经,奥巴马在今年初的国情咨文,便明言中国正希望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亚太地区制定游戏规则,声言将力阻北京,并多次促盟友不要加入亚投行,以保美国利益。

TPP经近五年谈判后,前晚终达协议,美、日以至亚太等12个国家,将组成目前全球最大的自贸区。惟此协定并不涵盖中国,奥巴马其后更发表声明,指不能由中国制定全球经贸规则。此正正反映美国大力促成TPP,与其重返亚太战略,实一脉相承。

美国对安倍力捧有加,主因是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正处处碰壁,除无法驾驭中东混乱局势,沙特等盟友终另起炉灶,自行组成区内联军到也门平乱;在欧洲方面,奥巴马原希望借乌克兰问题,联同欧洲盟友与俄罗斯对撼,德国等却碍于对俄经贸利益,拒绝与美国唱双簧。

原标题:波兰成为亚投行协定第53个签署国

多个欧洲大国,尤其和美国同盟关系最紧密的英国带头加入亚投行,不惜顶撞奥巴马,因加入亚投行令欧洲国家得享实惠,再次应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的大国外交潜规则,此至少有两方面。

对美国而言,中国的政经实力崛起,对美国的亚太利益,以至全球霸主地位构成威胁,故奥巴马在2009年高调宣示重返亚洲,一方面透过加强对日、菲、越等军事合作,对华军事围堵;另一方面则藉促成排拒中国的TPP,在经贸上孤立中国,多方位压制中国崛起。

奥巴马一直视亚太区为最重要的外交战场,如今年初的国情咨文中,便明言不能让中国制定亚太区的游戏规则,故他力阻盟友加入由中国牵头的亚投行,避免中国藉组建亚投行,在区内的政经影响力不断坐大,冲击美国在区内话语权。

中新社北京10月12日电(记者李晓喻) 中国财政部12日发布消息称,波兰近日已正式签署《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至此,该协定的签署国已增至53个。

其一,中国牵头建亚投行,主要是助推"一带一路",为亚太国家大兴基建提供融资。不少欧洲大国的企业,具丰富的基建经验与技术,却因欧洲经济疲乏而欠用武之地,加入亚投行正可助欧洲企业打进亚太区的庞大基建市场,为虚弱的欧洲经济打强心针。

因此,美国虽未有排除中国加入TPP的可能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更指中国加入TPP有助地区稳定,惟TPP作为美国围堵中国的手段,中方对加入TPP自然持高度保留态度,更忧美国对华围堵压力,势续有增无减。

但最终南韩等和美国关系密切的亚太国家,没理会美国拦阻,加入亚投行成创始成员国,就连英国亦向北京申请加入,令奥巴马面临重大外交失利。

亚投行协定是亚投行成立及投入运营后所遵循的“基本大法”。2015年6月底,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中50个在北京正式签署了这一协定。

其二,欧洲与美国在争逐全球金融秩序主导权一直拳来脚往,如金融海啸后,欧美便不时在金融监管方面开火。在与美国争金融话语权的问题上,欧洲与中国存共同利益,加入亚投行有助欧洲加强在亚太金融经贸的影响力,挑战美国独大的地位。

此或预视,北京势再加快在经贸上出招,突破美国藉TPP作经贸围堵。现时的主要对策,就是加紧落实各项双边自贸协定,如今年除已正式签署中澳、中韩等自贸协议外,与中国素有「龙象情结」的印度,上月亦达成中印准自贸协议,大批工业品得享零关税,藉一系列双边自贸协定,减低TPP对华冲击。

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和安倍在亚非峰会期间会谈,表面上双方气氛平和,但在会面结束后,内地官方传媒却批评安倍只在做表面文章,实则日益倚重日美军事同盟,是不折不扣的冷战思维。此显示近期中日关系气氛缓和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仍冰封三尺。

按规定,其他未签署协定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可在年底前签署,签署协定后还需经本国立法机构批准。2015年底前,经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后,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

此对中国外交亦是一大启示,虽然美国图连结盟友围堵中国,压制中国崛起。惟中国经济实力若持续提升,并愿将利益与其他国家分享,在经贸利益当前下,就算是美国盟友亦非铁板一块,为中国挪腾出更大外交空间。

惟更值得留意的是,北京反经贸围堵的中长期策略,应至少还会在两方面另起炉灶。

中美日台面上虽暂不会拳来脚往,但奥巴马力捧安倍,却揭示在中日争当亚太一哥、中美争全球话语权下,表面和谐实难掩日趋激烈的中美日暗战。

目前丹麦丶科威特丶菲律宾丶南非四国尚未签署该协定。(完)

以此次欧洲多国的举动而言,除有助中国组建亚投行更事半功倍,提升中国在亚太事务上的影响力,巩固中国在区内主导地位;中国提升国际话语权的进程亦加快,因欧洲多国拟加入亚投行后,倒逼美国重提IMF等改革,提升中国及其他新兴国的份额,减少中国等新兴国家另起炉灶的迫切性,以保美国主导的IMF的国际影响力。

其一,加快建多边经贸平台。北京亦深知,国际外交讲求实利,只要利之所致,自能凝聚其他国家。故中方除牵头成立亚投行,吸引五十多国,包括美国盟友如英国、南韩等成创始成员国外,更加快推动与其他15个亚太国家的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谈判,拟在今年底完成,与TPP分庭抗礼。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凤凰聚焦:美国为什么不再“捣乱”亚投行?

欧洲多国最终会否服膺美国压力,不加入亚投行,仍存变数。惟在美国的围堵策略下,中国能否打好经济牌,将是能否打开更大外交空间的关键。

其二,加速推一带一路。虽然一带一路战略并非贸易协定,惟中方显然是要透过输出基础建设,带动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实际贸易需求,只要藉一带一路巩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纽带,哪怕这些国家是TPP的成员,中国亦无惧会被边缘化。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美国宣布不再抵制亚投行图片来源:南方周末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故美日表面上仍对中国敞开TPP的大门,惟成事机会实不高,中美在枱面下势更多拳来脚往,激烈的经贸角力将陆续有来。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官员宣告停止抵制中国主导创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些美国官员称得到北京方面解决美方关切的承诺,同时中国还将“有意义地增加”其对世界银行和可能与亚投行构成竞争关系的区域性机构的出资。美国的此番表态可以看做是白宫希望为中美角力的这一章节画上句号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美国迄今为止拒绝加入亚投行,甚至还主导了一场反对该行的“围堵”行动。

在2015年6月举行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上,包括英国丶德国丶意大利丶法国丶俄罗斯和印度在内50个国家签署了该协定,美国的“围堵”以其盟友纷纷“倒戈”加入亚投行而告终。

自1945年以来,美国以美元的威力和布雷顿森林机构——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重量级地位为依托,一直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扮演霸权角色。做老大的很少欢迎爱出风头的对手。放弃掌门人角色是很难的。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曾经表示,亚投行的出现“主要是美国国会的错”。伯南克认为,北京之所以推动发起亚投行,是因为美国国会拒绝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配额转移给新兴的经济体。中国为了在全球经济中发挥与自己能力和地位相配的作用,只好另起炉灶。

亚投行的“势力范围”

中国雄心勃勃成立一个股本1000亿美元,股东包括4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14个G20成员国的世界性银行无疑会动摇美国在现有金融体系中绝对霸主的地位。

所以对于亚投行的成立,美国反射性的表现出敌意。但反对亚投行很容易给世人留下一种印象,亦即相较于亚洲的发展,美国更感兴趣的是遏制中国。若美国把反对亚投行和亚洲发展完全切割开来,又显得其一门心思限制中国。美国在亚投行上的态度可谓相当明确,但在官方表态和措辞上又十分模糊。

美国:亚投行没存在必要,不公开透明

在亚投行成立之初,美国声称亚投行和世界银行以及以美日为中心运营的亚洲开发银行存在作用上的重叠,没有存在的必要。

随后美国又指责亚投行组织运营不透明,缺乏监管,中国在其中一家独大。奥巴马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亚投行没有运行良好,那么它可能是一个负面的事情。而美国不想参与一间最终不能造福社会的机构,并为其提供掩护。

基于以上种种理由,美国拒绝加入亚投行,并奉劝自己的盟友也不要加入亚投行。

随后世界各国不顾美国“忠告”陆续申请加入亚投行,直至英国申请加入投下一枚重磅炸弹。

华盛顿高官:都不和我商量就迁就人家

奥巴马:你去亚投行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假想对话)

3月12日,英国正式提交加入亚投行的书面确认函,此举引起了“美国老大哥”强烈的不满。一名华盛顿高官透过媒体谴责英国“几乎没有征询美国的意见”,“我们很担忧这种不断迁就中国的趋势,这不是与一个崛起大国相处的最佳方式。”这名官员使用“迁就(accommodation)”一词,这在外交上,特别是在英美之间可谓是相当不客气措辞。

美国财长:各位三思而后行啊

一周之后,法国丶意大利和德国相继表示希望加入亚投行,面对欧洲盟友们的站队,美国态度稍微软化。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表示是否加入亚投行由各国自己决定,“每个国家都可以自行决定……是事先加入……还是等等看这个银行的运行情况”。

美国财长杰克·卢则呼吁各国加入亚投行之前要“三思而后行”,各国要“能够确保亚投行由适当的治理方式”。

《纽约时报》:美国的盟友被中国勾引了

不过美国媒体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纽约时报》有些气急败坏的刊文称“中国是世界上最不透明丶最靠政府驱动丶最缺少监管的经济体之一”,美国的盟友都被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诱惑,“奥巴马政府还是令人羞耻地被抛弃了。”

该文章还称美国应该和盟友们预先建立统一标准来同中国协商,这样中国就会在各种问题上让步。

奥巴马:关于亚投行一开始,我是反对的(假想对话)

奥巴马:你问我支持不支持亚投行,我当然是支持的

4月15日,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最后期限已过,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数量定个在57个。面对“围堵失败”的大势,奥巴马在与其“抵制”亚投行的坚定盟友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美国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反对其他国家加入亚投行。

奥巴马甚至表示,美国希望与亚投行合作,甚至“如果亚投行能建立在良好的保障之上丶能带来好的基础设施并使得借款国获益,我们将全力支持。”

美国:停止抵制共同合作

习奥会促进中美在亚投行事宜上取得共识。美国承诺不再抵制亚投行,而中国也会增加在世界银行可能与亚投行构成竞争关系的区域性机构的出资。

纵观美国对亚投行态度的变化,就是一个从坚决反对到共同合作的渐进过程。美国由于担心亚投行挑战其金融霸主的地位,本能的反对亚投行,并招呼盟友联合抵制。

在盟友和各个大国相继加入亚投行后,美国的态度出现软化,措辞由强硬变得委婉,直到此次承诺停止抵制。

如上提到,美国其实是亚投行出现的推手之一。美国一方面敦促中国承担更多的领导职责,一方面又拒绝提升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的配额(目前不到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丶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最高职位被严格限定在欧洲人丶美国人和日本人之中。中国主导建立亚投行无疑能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同时也能承担更多大国的责任。

停止抵制只表明美国不再针对亚投行“捣蛋”,中美在亚投行合作上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三大经济体,美国以及同其步调一致的日本不应该缺席亚投行这样的全球性投资银行,而缺少了美日的亚投行在亚洲和全世界所发挥的影响力也会受到限制。

根据习奥会达成的共识,中美双方认识到新机构以及未来将成立的机构,要成为国际金融框架的重要贡献者,这些机构将像现有国际金融机构一样……按照现有的环境和治理方面的高标准运作。长期主导国际金融秩序的美国对国际机构的运营和监管有着丰富的经验,美国参与到亚投行的合作中来符合自身主导国际金融秩序定位,也有利于亚投行透明和成功的运营。

本文由10博官网-首页发布于统计,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投行美欧角力,经济日报

关键词:

上一篇:日圆和欧元承压,全球汇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