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博官网-首页

热门关键词: 10博官网
10博官网-首页 > 统计 > 美团的想象空间在哪里,自营占比压缩

原标题:美团的想象空间在哪里,自营占比压缩

浏览次数:194 时间:2020-01-13

2016年3月16日,虎嗅《网易善变,丁磊有道,16年间三次重生,玩遍四大变现模式》刷了屏。当时网易正处于电商业务爆发前夜。笔者当时点评网易的心态是“有钱、有人、有技术、有平台、有流量,搞一下成功了可再造一个网易,失败了也不伤元气。”其后,网易电商进境神速,令投资人惊艳,2017年末市值一度逼近500亿美元。但2018年Q4,电商收入增速跌破50%,毛利润率只有4.5%。不客气地说,网易电商业务已未老先衰。春节前后,网易进行了全面的业务调整伴随大规模裁员。据财经网报道,有些员工节前拿到晋升通知,节后兴冲冲来上班却收到裁员通知。个别春节后刚入职的新员工,不到三周就被开除了。尽管游戏业务每季毛利润超过100亿,网易已无昔日的从容气度。营收增速尚可2010年以来,网易营收从55亿增至672亿,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7%。尽管不算甚高,但贵在坚持,2018年营收已是2010年的12.2倍。从2017年报开始,网易把营收分为游戏、电商、广告、邮箱及其它业务两个部分,刚好对应互联网四大变现模式(游戏、电商、广告、增值服务)。众所周知,游戏是驱动网易营收增长的主要动力。2016年,游戏收入净增107亿、对营收增长的贡献率为69%,2017年降至52%。2018年,游戏收入净增降至39亿、营收增长贡率仅为30%,但在游戏版号一度停止审核的背景下,网易的表现可谓优秀。从季报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电商业务的崛起。2017年Q1,电商营收19亿,占比14%,规模无法望游戏之项背;2018年Q4,电商营收67亿,占营收的34%,隐然可与游戏分庭抗礼。2018年,电商收入净增75.7亿,营收增长贡献率达58%,首次超过游戏。不再闲庭信步2018年网易营收、毛利润分别为2010年的12.2倍和7.66倍。毛利润增速远低于营收,年均复合增长率29%。虽然同为流量变现模式,电商与游戏有天壤之别,体现在毛利润率就是电商远低于游戏。2015年以来,电商收入占比一路走高,毛利润率却降了30个百分点,颇有“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的意味。用蓝色折线代表毛利润,彩色堆叠柱代表市场、行政、研发费用。毛利润“淹没”费用时,企业才能获得经营利润,从下图可以看出网易的举重若轻——进入2017年,网易赚钱的“姿势”不像以往那样从容:2017年Q1毛利润率54.9%,三项费用合计占营收的19.9%,经营利润率35%;2018年Q4,毛利润率38.6%,三项费用合计占营收的27.3%,经营利润率仅为11.3%。2010年,网易营收、净利润分别为55.1亿和22.3亿,净利润率36.5%;2018年,网易营收、净利润分别为671.6亿和64.8亿,净利润率仅为3.0%。不夸张地说:2010年的网易“闲庭信步”,2018年的网易在“水里扑腾”。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9年11月27日盘后,小米集团(1810.HK)发布了2019年Q3及9个月业绩公告。报告显示,Q3营收536.6亿,同比增长5.5%,略高于市场预期。经调整净利润34.7亿,同比增长20.3%。

本周一(11月16日),京东发布了2015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三季度净收入为441亿元,同比增长52%;不过京东依旧持续亏损,今年三季度净亏损为5.308亿,净利润率为-1.2%,亏损面较去年同期有所扩大,至今京东已连续亏损了8个季度。

美团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191.7亿、同比增长70.1%;毛利润50.7亿、同比增长57.8%;经营亏损13亿、同比增长24.3%,但经营亏损率大幅收窄至6.8%;经调整EBITDA为4.6亿,首次“转正”。

营收增速放缓、利润增速远远高于收入,跟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新贵一样,小米改变了“画风”,从“保增长”改为“稳增长、求利润”。

京东今年第三季度交易总额(GMV)达1150亿元,同比增长71%,增速下滑明显但仍在高速增长区间。但微信、QQ的导流作用被高估,第三方平台贡献接近天花板,GMV增速下降的趋势已经确立(拐点已至)。另外,京东各项费用占比并没有随规模增长下降,反而上升,呈现规模不经济。

财报发布当天,美团收盘价上涨4.9%,市值约合446亿美元,暂时超过了百度。总体来看,资本市场对美团的表现比较满意。

雷军不是激进的人,完成上市“惊险一跃”后,率小米进入平稳增长阶段。“不怕慢、就怕站”,与“狂暴”的拼多多相比,稳增长的小米靠谱得多。

GMV增长率低于60%,估值将承压

外卖增速回落但仍是主引擎

从单引擎到多引擎

对高成长性企业采用市盈率(PE)、市净率(PB)来估值无法反应企业的真实价值,因为烧钱换市场,利润是遥远的传说,而净资产与市值相比也少得可怜。市销率(PS)相对靠谱一些。更准确的是市销增长率(PSG),即市销率与增长率之比,默认的取值标准是1(小于1被低估,大于1被高估)。例如市销为30倍时,增长率为30%,则PSG为1,既无高值亦无低估。

美团财报将营收分为三块披露: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及其他。

2019年前三季,小米三大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手机913亿、IoT与生活消费产品426亿、互联网服务142亿。其中手机销售收入占营收的比值从2015年的80.4%降至2019年前三季的61.1%。

对于京东等电商,PS、PSG中的S取总交易金额(GMV)还是营收呢,在过去的四个季度(2014年Q4至2015年Q3),京东GMV平均增长率超过80%、营收平均增长率不到60%,本着估值就高不就低的原则,我们取GMV来计算。最近四个季度,京东GMV为632亿美元、市值为395.5亿美元,则PS为0.62、PSG为0.78,说明京东的估值仍有一定增长潜力。

美团从团购业务起家,然后挟“高频流量”涉足酒旅业务。2015年40.2亿营收中,“到店、酒旅”占94%。

2019年Q3,小米智能手机出货3210万部。根据Canalys统计,小米三季度出货量在全球手机厂商中排名第四、市场份额9.2%。过往四个季度,小米智能手机总出货量超过1.2亿部,总销售收入1164亿。

但进入2015年后,京东GMV同比增长率明显在迅速下降:Q1为99%、Q2为82%、Q3为71%,照此趋势PSG很快会升到1.0以上。

从2016年开始,外卖业务迅速崛起,在营收中的比重从2015年的4%一路提高到2018年的58%,而增速不慢的“到店、酒旅”收入占营收的比例跌至24%。

2019年1月11日,小米宣布“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2019年Q3,IoT生活消费产品销售收入156亿,同比增长45%。

采用PSG估值并且用GMV替代S,是对京东最优惠的估值模型。如果这个模型都显示高估,京东市值将面临下行压力。

进入2019年,美团营收格局几乎没有变化:外卖业务营收107亿、占营收的55.8%;到店及酒旅营收44.9亿、占营收的23.4%;新业务及其它营收39.8亿、占营收的20.7%。

2019年前三季,小米智能手机、IoT生活消费产品销售收入合计为469.7亿。过往四个季度,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总销售收入575亿。

对京东来讲,要维持现在的估值每年季度的GMV同比增长率都要维持在60%以上。

图片 4

2019年Q3,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53.1亿(占营收的8.9%),同比增长12.3%。2019年前三季,互联网服务收入合计142亿。过往四个季度,互联网服务总收入182亿。

GMV的结构悄然改变:第三方平台冲击自营

外卖业务仍是营收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绝对增加额、增长贡献率都出现下滑。2019年Q1,外卖营收较2018年Q1净增36.5亿、对总营收增长的贡献率为47%。而2018年Q3,外卖营收同比增加额、营收增长贡献率分别为51.3亿和55%。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智能手机领域,小米出货量跻身前列,年化出货量1.2亿部,已经相当成功。但与“友商”相比,小米大体上处于守势,估计有两方面的原因:

京东一向以自营电商的良好商品品质与流物服务为卖点,但自营业务毛利润率低、交易规模增长受物流能力制约。为了维持GMV的快速增长,向自营+开放平台的混合模式转型是京东的必然选择。

图片 5

一是风险高。烧钱、砸钱未必能让手机销量暴涨,搞不好会大伤元气;

近几年,京东的策略可概括为:以自营业务保持京东特色,以平台业务扩张交易金额。2013年Q1,京东自营、第三方的GMV分别为180亿元人民币和60亿元;2015年Q3,自营、第三方GMV分别达到610亿元和500亿元。

外卖业务增长在高位放缓符合客观规律,其在营收增长率中的份额被“新业务及其它”获得。到店及酒旅的地位维持不变。

二是小米不是纯硬件公司,有其它“钱途”: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已接近营收的十分之一;IoT与生活消费产品的本质是“定制电商”,收入为互联网服务的三倍、增速将近四倍,成为推动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

为了让用户体验不至出现突变,京东小心地控制着第三方在GMV中的比重。2013年Q1为23%,2014年Q1为29%、2015年Q3达45%。

“令人发指”的外卖业务

因此小米没必要为手机“玩命”。

好比一家店出售兑水的酒,开始每8两酒掺2两水,后来每6两酒兑四两水,再后来是5两酒兑5两水。

2018年,美团外卖完成63.93亿笔交易,总金额2828亿,同比增长65.3%(2017年同比增速191%)。2019年Q1,美团外卖完成16.63亿笔交易,总金额756亿,同比增长38.6%。

长久以来,投资者习惯于只关注小米手机的出货量,“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个思路前些年正确,现在已经out了。

前面的比喻也许不恰当,管理得好,第三方卖家的商品和服务不见得比自营差很多。

图片 6

2019年Q3,小米手机出货量同比少了100万部,而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分别取得45%和12%的营收同比增长,说明小米已从“单引擎驱动”升级为“多引擎驱动”。

第三方卖家的贡献

美团外卖平均每单的交易金额呈缓慢上升趋势,2017年41.8元、2018年44.2元、2019年Q1达45.5元。

注重效益,Since 2018

除了助力做大GMV、支撑股价,第三方卖有还带来诸多经济效益。

图片 7

1) 毛利润率

首先是增加营收。近年来,京东为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产生收益占营收的比值迅速提升。2013年Q1为2.9%,2015年Q3为7.9%。这部分营收与第三方GMV的比值就是网站变现率,2015年Q3为7%。相比之下,当前京东变现率7% ,阿里不到3%,说明京东从第三方榨更多钱的空间不大。

外卖营收除以交易金额得到变现率(Take rate)。可以看到美团外卖的变现率也在缓慢提升,这与送距离增加有很大关系。美团财报披露,随着外卖业务的发展,商家辐射能力加强,配送距离3公里以上的订单逐渐成为主流,这意味着给骑手的费用要提高,于是美团向商家收费也水涨船高。

小米手机薄利多销策略没有根本改变,但毛利润率悄然提高。2019年Q1,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毛利润只有3.2%。Q2、Q3分别为26亿和29亿,毛利润率分别为8%、9%。

第二是拉高毛利润率。自营模式下,出售商品的总价被计为营收,采购价被计为成本,差价扣除平台运营费用就是毛利润。以4000元的价格销售一台进价3600元的电视机,再摊50元直接运营成本(系统运营、维护,带宽及直接人工等),则营收、毛利润分别为4000元和350元,毛利润率为8.75%。如果第三方卖家在京东平台销售一台4000元的电视机,京东按7%费率收取280元佣金,再摊50元直接运营成本,毛利润230元,毛利润率为82.1%。

交易金额和变现率都在提高,美团外卖从单笔交易获得的营收也进显提高。2019年Q1达6.44元(2018年为5.97元)。

每年出货上亿部的巨头,毛利润率波动1、2个百分点对业绩会产生很大影响。

于是,京东的毛利润率随着第三方GMV占比的提高而提高。2012年Q1为7.5%,到2015年Q3已达到13.8%。大型公司毛利润率提高一个百分点都很困难,第三方卖家却在不四年的时间里让京东的毛利润率翻了将近一倍。

美团外卖毛利润率有一定的季节性,总体呈上升趋势。2018年Q3达16.6%,Q4跌入低谷,2019年Q1回升到14.4%。比2018年Q1高了将近7个百分点,几乎翻了一倍。

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毛利润率一直在10%以上,2019年Q3略微升至12.8%,毛利润达到20亿。这个领域竞争也很激励,但程度不及智能手机领域,小米得以多赚几个点的毛利润。

第三是贡献毛利润。尽管2015年Q3第三方服务营收占比仅为7.9%,但对毛利润的贡献率达40%到45%(假设第三方服务的毛利润率在70%和82%之间)。

图片 8

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的本质是“定制电商”,比京东自营更小而精。京东自营毛利润率(未扣除履约成本)约为8%,小米定制技术含量更高,因此毛利润率高几个点。

尽管第三方卖家的贡献这么大,但在GMV中占比达到45%已经接近极限,超过50%后,京东还好意思打着自营电商的旗号吗?

美团曾披露配送成本约占营收成本的95%,其余5%包含带宽、网站维护、客服、折旧摊销、支付处理等支出。

小米互联网服务包括广告、游戏运营及其它增值服务。2019年Q3,MIUI的月活用户数达到2.92亿,营收53亿,毛利润33亿(超过手机业务)。

拐点已至

将美团外卖的收支拆解到每一订单,2019年Q1数据是这样的:交易金额45.5元,美团获6.44元营收,变现率14%;每单毛利润0.93元;每单付给骑手约5.24元。

2018年以来,智能手机业务对小米毛利润率的贡献率一直处于第二位。2019年Q1,互联网服务的毛利润贡献率达56%;2019年Q3,互联网服务、智能手机对毛利润的贡献率分别为41%和35%。

1.第三方占比不能再增加了

图片 9

2017年Q3,小米整体毛利润率高达15.3%,手机业务对毛利润的贡献率为58%;2019年Q3,毛利润率回到15.3%,不同的是互联网服务对毛利润的贡献率为41%(2017年同期为30%)。

GMV是定义是报告期间电商平台全部定单金额的总和,不论是否成交、有无退货。以2015年Q3为例,自营业务GMV是613亿元、体现在营收的金额是406亿元,成交率66%。而2014年Q1为70%,2015年Q3降至66%。

因外卖业务相当成熟而且高频,假设不需要花费市场费用,只分担45%的研发及行政费用。这样算下来,美团外卖业务每单净利润只有8分钱!

有毛利润的业务才值得投入市场费用去做大。特别是硬件业务,可以少赚,但不能亏本。

自营业务成交率仅为66%,第三方卖家有可能只有60%,甚至更低。那么1110亿GMV中有400多亿并未真正成交。

把餐馆名称和它们所能提供的菜肴在APP“上架”供用户浏览;用户下订单、支付后,将相关信息传给酒店。到此为止订餐平台的工作量相当于OTA的酒店客房预订。

2)市场费用相对较低

2015年Q3,京东3C、家电销售产生的GMV是568亿(大于406亿的自营GMV,说明其中包含第三方卖家的贡献)。同期苏宁营收为305亿,相当于京东核心业务真实GMV的81.6%(因自营业务的成交率也只有66%,故挤掉34%的水分)。但京东3C、家电业务中包含第三方卖家,而苏宁全是自营。

OTA可以准备“数钱”了,美团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下一步要确保酒店按时将饭菜制作出来,同时调度骑手“顺道”去取餐;然后要确保骑手尽快将餐“顺道”送达;同时筹划骑手下一步是取是送及行车路线……外卖业务流程的复杂程度至少比携程高一倍,比共享单车高数倍。

小米市场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不到5%,在互联网公司中处于低水平。2019年Q3,市场费用为25亿,占营收的4.7%。

苏宁同时与京东、阿里开战的情况下,京东的核心业务没有与之拉开距离。苏宁与阿里结盟后,对京东构成有效牵制的能力绰绰有余。

如此复杂的一单业务做下来,净利润只有几分钱。共享单车亏本的原因是用户骑一次只愿付0.5~1元,而运营方将骑过的车辆收集起来重新摆放到地铁及地面公交站点的成本要1~2元,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有毛利润。

可以合理假设:小米市场费用80%花在手机营销。MIUI用户(等同于小米手机用户)就是小米的流量池,IoT产品销售、互联网服务可视为手机业务带来流量的“自然转化”。

2.微信增粉的效果也就这样了

美团外卖2018年送60亿单,每单只赚8分钱净利润,如果运营管理能力象共享单车那么差,每送一餐可能会亏8~10元!

2019年Q3市场费用占手机销售收入的7.9%,打八折就是6.3%,而该季度手机业务毛利润率为9%,兑现了“综合利润率不超过5%”的承诺。

从2015年Q1开始,京东季报开始公布年活跃账户数(Annual active customer accounts)替代季活跃账户数(Annual active customer accounts)。前者的定义是过去12个月内至少购物一次的用户,后者是本季度至少购物一次的用户,前者的范畴要大得多。

“螺蛳壳里做道场”是美团外卖的写照,每单净利润只有几分钱是件令人敬畏的事。

当今流量成本居高不下。小米手机业务利润率不高,却能为IoT产品销售及互联网服务输送廉价流量,有效降低市场费用率,是很划算的买卖。

根据京东财报,2013年各季度活跃用户分别为1660万、1960万、2210万和2770万。而2014年度活跃用户数为4740万。而2013年度活跃用户数为Q4季度活跃用户数的1.71倍。

外卖是获客渠道

3)经营利润

2014年各季度活跃用户户数分别为3340万、3810万、4610万和5470万。而2014年度活跃用户数为9660万为Q4季度活跃用户数的1.77倍。

BAT分别通过提供搜索、电商平台和社交平台获得充足的自有流量。百度通过“竞价排名”模式把流量卖掉,阿里把流量投入“电商黑洞”,腾讯把流量倒给以股权为纽带的合作伙伴。

蓝色折线代表毛利润,彩色堆叠柱代表市场、研发、行政三项费用,蓝色“淹没彩色”才有经营利润可赚。

2015年前三季度,过往12个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05亿、1.18亿和1.32亿。

自有流量不足,需要从BAT或其它渠道获得流量的企业,有两句话可以概括他们的模式:

2018年以来,小米毛利润总是高于三项费用之和。如果说小米曾经激进,2018年后就不是了。

根据以上数据近似还原出东京各季度活跃用户数。从下图可以清楚地看到2013年Q4活跃用户数出现停滞,从2014年Q1与腾讯合作之后才重拾升势。但到2015年Q3环比增速不到12%,绝对数不过7330万户。

一是“卖来的肉长不到身上”,比如猫眼从腾讯获得流量,但用户认的是腾讯;

从百分比视图看,2019年Q3小米毛利润率15.3%,三项费用合计10%。在所有互联网公司中,综合费用率能够控制在10%一线的非常少。

截至2015年三季度未,QQ、微信用户分别达到8.6亿和6.5亿,一个季度才给京东增粉770万,效果不算理想。但没有与腾讯的合作,下面这张图会更难看。

二是“抽水发电一定有损耗”。卖流量相当于从低处把水抽到高位水库,通过广告、电商等方式变现相当于放水发电。用一万度电抽水蓄能,最终发出来的电不可能超过一万度,搞不好只有3、4千度。58同程、搜狗搜索都是这样的企业。

扣非经营利润由毛利润减市场、研发、行政费用所得,剔除了“公允价值变动”及“按权益法入账的投资损益”。

3.人均消费增长乏力、客单价走低

小米试图通过卖硬件来获得流量。理论上,卖2亿部手机就获得2亿日活用户。别家流量要去卖,小米卖硬件还赚5%以上的净利润,岂不美哉。

2019年Q2、Q3,小米扣非经营利润分别为27亿和28亿,利润率分别为5.2%和5.3%。

假设第三方业务成交率与自营相同,用挤掉水分的GMV除以季度活跃账户数及执行订单数,得到户均季度消费及客单价。

美团外卖毛利润微薄,每单只有“8分钱净利润”,但把它视为获客方式就豁然开朗了。

是否低估?

从下图可以看到,京东户均季度消费增长缓慢。2015年Q3为1004元,同比增长1.7%(低于阿里的2%)。

自有流量的数量很重要,属性更重要。比如美图曾经有很多自有流量,但用户美化照片之后直奔朋友圈,根本不给美团变现的机会。再比如百度的流量虽多,但成份庞杂,阿里的流量肯定不及百度,但进来的人都怀着shopping之心,所以阿里流量的含金量非常高。腾讯的流量是社交流量,如果变现打扰了社交、让用户不爽是很危险的事,所以腾讯在流量变现方面异常小心。

雷军曾说“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具体而言,小米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但资本市场还是把小米视为“纯硬件公司”,只看到手机销售收入占营收的60%,不看手机业务毛利润贡献率仅为35%,有失偏颇、会造成估值误差。

在人均消费增长乏力的同时,客单价一路走低。从2012年Q2的300元,降至2015年Q3的223元。显然,主要原因是非家电品类占比的增加。

美团通过外卖获得的流量说少不少、说多不多。2018年美团外卖完成60多亿单,假设每完成一单用户平均要看5次手机,一年就是300多亿次。加上到店业务的流量,足以支撑一个主攻酒店预订的OTA了。

按11月28日收盘价,小米市值2138亿港元,折合1921亿人民币、273亿美元。运用分类加总法(SOTP)可以大致估算出小米被低估的幅度:

4.已呈现规模不经济

当年百度通过“知心计划”给去哪儿网倒流,规模大致每年22亿次。但微信10亿用户,每天要看1百次手机,相比之下美团自有流量真不算多。美团需要从腾讯获得流量扶持,这是它替腾讯处理摩拜这个烂尾项目的根本原因。

第一部分:手机业务,过往四季度销售收入1164亿,简单取1倍的PS(市销率),估值1000亿;

扩营收、抢份额,利用规模经济降低成本,实现利润,是许多公司爱讲的故事,但京东的长大并没有体现规模经济。

美团要根据自有流量的特性,寻找理想的变现方式。到目前为止,酒店预订业务是最成功的探索。所谓高频打低频,不是美团酒旅业务比携程高频,而是美团外卖及到店业务比携程OTA高频。美团将外卖获得的流量倒给酒旅获得成功。

第二部分: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过往四季度销售收入575亿,1倍PS值600亿;

先看京东引以为傲的自营物流。2015年Q3,自营业务营收为406.4亿,相当于2013年Q2的233%。规模成倍扩大,物流成本占自营业务收入的比值却从5.8%长至8.5%。

既然是获客渠道,外卖业务未必越大越好,而是要兼顾变现渠道的“消化”能力。酒旅消耗不了那么多,其它型业务还没真正见到起色,要那么多流量有毛用?

第三部分:互联网服务,过往四季度收入182亿。小米互联网服务毛利润率已经高于60%,综合费用率10%,净利润率不低于40%。因此收入182亿,净利润超过70亿。取15倍市盈率,估值1000亿。

再看市场、研发、行政费用占营收的比值。从2015年Q3,营收为2013年Q2的2.3倍,但三项费用占比却从2013年Q2的5%升至7%。

所以上文笔者假设美团外卖“不需要花费市场费用”,建议投资者也不必过度关心外卖业务增速。美团的想象空间不在这里。

简单算下来,三项业务总值2600亿,小米被低估将近30%!

应当说京东的成本控制相当好,但随着规模的扩大各项费用占营收的比值却一路走高,盈利仍然遥不可及。

“黑暗森林”

还有一个“彩蛋”就是小米的智能电视。

当然,京东的股东能够容忍其不盈利,面临新的拐点,京东未来不能只靠电商业务来讲故事,O2O京东到家、京东金融、云计算、大数据都是不错的题材。

2017年、2018年美团酒店预订间夜数分别为2.05亿和2.83亿;2019年Q1,美团酒店预订数为7860万。

2019年前三季出货840万台,与2018年全年持平。乐视如日中天那年市值高达1500亿,“超级电视”出货量只有大约600万台。乐视资金链断裂,“视频网站+智能电视+付费用户”这个模式本身是成立的。对小米而言,智能电视有可能成为手机之外的又一个流量入口,想象空间非常大。

携程久已不披露酒店间夜数,但坊间普遍认为美团酒旅间夜数已超过携程。

图片 10

将“到店”与“酒店预订”分别披露,更便于投资者把握美团的业绩。所以在招股文件中,美团单独披露了一些酒店预订数据。从中我们可以归纳出四点:

第一,2017年美团酒店预订间夜数超过携程,但收入不到携程的三分之一;

第二,2017年美团酒店预订间夜房价178元,美团间夜收入13.2元,远低携程;

第三,2017年酒店预订业务毛利润率高达86.9%,“钱途”一片光明;

第四,到店业务毛利润贡献率远高于酒旅。2017年,到店业务毛利润72.2亿,约为酒店预订业务的四倍。

图片 11

酒店预订业务贡献的毛利润少与毛利润率高并不矛盾。美团房间价位低、变现率不高,从每单预订获取的营收不多,尽管毛利润率很高,但毛利润金额有些“拿不出手”。

从2018年报开始,美团不再单独披露酒店预订业务的数据。窃以为王兴受《三体》中的“黑暗森林法则”影响,把到店与酒店预订混合披露,给携程、飞猪、饿了么等对手放烟幕弹。

携程市值将近200亿美元,美团完全可以在适当的时机将酒旅业务拆分出来,到美国或香港上市。最好是美国,就象瑞幸咖啡去跟市场940亿美元的星巴克“同台竞技”一样。

美团“新业务及其他”可以概括为两类业务:

一是为高频流量寻找新的现变渠道。比如主营非餐饮外卖服务“美团闪购”、“小象生鲜超市”。社区小型超市亦开始试点;

二是能与外卖、到店业务交叉获客,所谓“存量找增量、高频带高频”,宗旨是丰富美团的“流量池”。摩拜、网约车是两个关注度极高的业务。美团的想象空间就在这里!

摩拜巨亏这里面有运营能力、管理水平的问题。胡玮玮不过是一个普通记者,管理能力与美团根本没有可比性。美团操作那么复杂的外卖业务,每年60亿单,每单毛利润不到1元、净利润只有几分,运营摩拜未必会亏损。最新消息,美团已在深圳将共享单车收费上调至每小时2.5元。而摩拜为“粉饰太平”搞的海外业务已被陆续“重组”掉,美团共享单车业务初步具备扭亏的条件。

网约车是个烧钱的坑,而且政策还不甚明朗。待友商把雷都趟一遍且美团得到强大“外援”后,及有可能重新点燃战火。

本文由10博官网-首页发布于统计,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团的想象空间在哪里,自营占比压缩

关键词:

上一篇:首批区块链备案名单,中央定调区块链大火

下一篇:大概率暂停上市,20分钟结束的股东会说了啥